<span id="bloqz"><output id="bloqz"></output></span>

    <acronym id="bloqz"></acronym>

    <input id="bloqz"></input>

      帖子 用戶 招聘
      • 503閱讀
      • 2回復

      【七月印象】《愛情回來過》——短篇小說 [復制鏈接]

     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      離線農資女

      — 本帖被 心珠漫漫 執行加亮操作(2019-07-25) —

      上部


          “你還沒下班嗎?……”
          “哦,還沒有,稍等一下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那邊電話掛了,她洗漱完,晾好洗衣機里的衣服,看了一會兒團隊管理的書,關上燈,睡了,夜里,她醒來看過一次手機,凌晨3點。

          他掛完電話,安排完廚房和大堂的同事需要處理的事,走在回住處的路上,他拿起手機,準備回撥她打過來的電話,剛按出去,他又立刻掛斷了,把手機握在手里。
          夜晚的街頭,車來車往。


          “周經理,外面有位客人找您。”
          “好的,讓他稍等一下。”他接著忙手邊的事,每天很多人找,他已經習慣了這樣的工作節奏和同事、客人的找。

          “周經理,那位女客人等了半個小時了,還沒點餐,說是等您推薦。”
          女客人、女客人,就是女客人麻煩,他心里想。

          “她好像不是本地人,要不你還是過去看看吧!”

          他從經理室走出來,剛要跨進大廳,又退了回去。
          “就是那位客人找您,讓您幫忙點餐。”服務員指著餐廳對面靠窗坐著,短發、穿著黑色坎肩連衣裙的女客人說。

          “哦,知道了,我這還有點事,一會兒過來,您跟她再上點飲料。”

          他回到辦公室,心里上下忐忑,他閉著眼睛輕輕呼了一口氣,示意自己冷靜下來。
          她怎么會來這里,不過這種行事風格像她的,我行我素。

          他脫下工裝,換上早上上班穿的衣服,在手機屏幕里審視了一下自己,走了出去。

          “您好!有什么能幫上您的,想吃點什么?”他徑直走到她對面坐下,一副專業接待客人的樣子。

          她把視線從玻璃窗外收回來,望向他。

          “有什么好吃的推薦?”

          他從她面前拿過點餐冊,站起身,人和菜單稍向她傾斜。

          “這個、這個、這個、還有這個,都不錯。”

          她點頭。
         好,那就這些了。”

         小意,這位客人點的菜,讓廚房安排一下。”

         他把菜單冊放在桌旁,坐了下來。

         你怎么找到這里的?”

         “我隨便逛逛,就到這里了。”

         哦,這么巧!”他打住了要說的話,換了一個話題。

         你回來看家人,還是出差來這邊?”

         “我休息,隨便走走。”

         點的湯上來了,他給她盛了一碗,她拿起勺子低頭喝了起來。

         你們這里還不錯,蠻多人。”她好像換了一個人,剛才的沉默寡言沒有了,換了一種官方的評論語。

         還行。”他也地頭喝自己碗里的湯。

         周經理,那邊有客人找您。”

         “我過去一下。”他給她示意,起身去餐廳的另一個角落。

         嗯!”她接著喝自己的湯。

         他處理完這邊客戶的需求,沒有直接去她桌前,而是回了自己的辦公室,他吐了一口氣,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兩口溫開水,他輕輕拉來簾子,透過簾子看著坐在玻璃窗前的她,她望著窗外,安靜而孤獨的樣子,桌上菜上齊了,她沒有吃。

         他又下意識整理了一下領子,走了出去。

         嗨,不是來吃飯嗎?”
         她沒說話。

         吃完飯,有什么計劃,你晚上住哪里?”他話說完,好像覺得自己說錯了什么。
         沒有計劃。”
         你什么時候下班,可以得話,陪我逛逛附近的的公園。”她說了這個下午最長的一句話。
         我一般晚上十點下班。”
         “哦!”
         我看看今天能不能早一點。”
         “嗯!”

         “周經理,那邊有客人找您。”
         我過去一下,你吃點東西。”


         “怎么,心情不好?”他們沿著公園小徑默默地走了好長,他問她。
         “沒有呀!”她手背在身后,聳了一下肩,接著又是沉默。

         他不太適應這樣的氣氛。
         我們得往回走了,現在快十點半了。”
         她轉過身,往回走。

         迎面走來一對情侶,肆意占去了好寬的路,她朝他的方向靠近了一些,以讓這對手牽著手的情侶通過。

         貴陽的夜晚挺好的。”她抬頭看著天空。

         還不錯。”他順著她視線的地方看去。

         那顆星星很亮,是不是你小說里的那顆?”

         她停住了腳步,定睛看了看那顆星星,又轉頭看了看他。
         剛好他也看著她,和她嘴角帶著酒窩微微的笑。

         你記得?”
         “記得!”

         他們接著往回走。
         突然她的手機響。
         她從裙袋里掏出手機,看著來電,接通了按鈕。
         電話那邊是稚嫩的聲音。

          哦!妹妹想媽媽了呀!哦!要講故事嗎?是卡門嗎……”
         她的聲音無比清脆而充滿愛意,和這一下午、晚上的完全不一樣。
         她接電話,他在旁邊默默地走著。

         妹妹,媽媽現在在外面。晚一點給你打回來,好不好,妹妹是媽媽的乖寶寶!”
         電話那頭傳來“媽媽是妹妹的乖寶寶,我掛了哈,拜拜!”
         “拜拜,么!”
         么!”

         她接完電話,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,看著遠方。

         女兒?”
         嗯!最喜歡聽我講故事!”

         “你的聲音好聽!”

         她轉頭看他,臉上剛因接電話而有的幸福和微笑褪去了,她又低下頭,兩個人默默地接著向前走。

         快要到公園大門的時候,她說“我自己想過很多次獨自見你的場景。”她像自言自語。
         和你想象的一樣嗎?”他問。
         她轉頭看著他,沒有說話。

         我從來沒有想象過見你的場景,因為我不善于想象。”

         我習慣想象。”

         嗨!出租車!”前面來了一輛空車,他在路邊攔了下來。
         你去哪里?”他回頭問她。

         她沒有回答他,坐進車,向他招手。

         他看車遠去,消失在這座城市里,這個城市又回到了今天下午她來之前的樣子。他往回走,朝自己住的地方走去,街上,車來車往。

         師傅,到最近的酒店,謝謝!”
         她辦理了入住,進了房間,躺在床上,窗外,車來車往。

         良久,她走下床,站在窗外,抬頭看夜空,無數的繁星,南邊和北邊,有兩顆異常的明亮,像極了六年前她小說里的星光。


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寫于20180514
      下部
            

         “你在哪里,我去見你。”
         看著屏幕,他停了一下,把位置分享了過去。
         隨后她把已購買票的信息發給了他,她問住宿要提前預訂嗎?他回,不用,他幫她定,回完他覺得自己好像又說錯了什么。
         那一夜,他失眠了,她也失眠了。

         第二天,他上班,等下班,她坐高鐵,一直到晚上九點,他問到了嗎,她回快了。
         他在高鐵站看著走出來的人群,他可能認不出她了,不知道她穿什么顏色的衣服,對,她肯定戴著眼鏡,背著書包,她已經工作很多年,怎么還會背著書包,他這么想著,突然有信息響起。
         “我走出來了,沒有看到人。”
         “你現在看到什么建筑物?”
         “一個向下的樓梯和廣場,下雨了……”她沒有用家鄉話回復他,是普通話,完全沒有了家鄉口音。
         “你坐電梯下地下一樓。”
         “嗯!”
         “我下來了,往哪邊走?”
         他心跳得有些厲害,他示意自己鎮定下來。
         “出口,右轉,我就在柱子那里。”
         她最沒有方向感,電梯到一樓,她又走去出口處,假設自己剛出來,右轉,還是沒有看到人,她微信語音撥給他,“我右拐了,沒有看到人。”話音剛落,她看到了他,便掛了電話。

         她朝他走去,金色行李箱,黑色羽絨服,背著黑色的書包,依舊短發,戴著眼鏡,他站在原地看著她,等她走近,從她手里接過了行李箱。

         走出高鐵站,天空飄著小雨,他拉著行李箱走在前面,她背包跟在后面,過馬路的時候,他退后一步,擋在車駛來的這邊。
         她說,“我來過這里。”
         “什么時候?”
         “高中的時候,學校組織的,很多年前了。”
         哦!”
         吃什么?”
         什么都行。”
         拉著行李,他們到了一條小吃街,他帶著她去找吃的。
          “吃烤魚,好不好?”
         “好!”她像個孩子一樣回答
         他走進一家烤魚店,老板帶他們去看要哪條魚,她上前去,伏在他側身后,說魚太大了,我們吃不完,是不是就浪費了。
         他說,那我們吃別的,他回頭給店老板說,改天再來。她接在后面說,謝謝叔叔,我們改天再來。
         “吃火鍋?”他問
         “嗯!”她點頭,她在吃的事上,不糾結。
         他走進隔壁火鍋店,點了一個兩人的臘肉豆米火鍋,他把行李箱放兩個椅子中間,自己的包放椅子上,進去里面調辣椒水,她也放下包進去。
         他問,“我幫你調?”
         “我自己來,少點辣椒,隨便調就好了。”說完她才意識到,應該請他調,大廚調的,肯定比她調的好吃。
         調完辣椒水,他拿著兩杯茶出來,桌上她事先已經倒好了兩杯,他們在火爐的兩側坐下。
         她像自言自語,“為什么小時候我們家沒有吃過臘肉豆米火鍋?”
         他笑,側看著她,“我們家小時候就有臘肉豆米火鍋。”
         “啊,這是為什么?”她好像在思考這個奇怪的問題,因為臘肉豆米火鍋真的很好吃,為什么小時候家里沒有做。

         吃了一會兒,她就放下了筷子。
         他問,“吃飽了?”
         “飽了。”
         “多吃一點。”
         “真的飽了,我高鐵上吃了。”
         他往她辣椒碗里夾了一塊臘肉,示意她再吃一點,他們聊著日常,聊著各自的工作,他邊說邊往她碗里夾菜,她就吃碗里他給的菜。
         “不要了、不要了,吃飽了!”
         “吃飽了哈!”
         他買完單,她回頭對店里阿姨說,謝謝阿姨!

         從火鍋店到酒店的途中,他們閑散地聊著,下電梯到酒店前臺,他徑直走過前臺。
         她問,“我不用登記?”
         “我已經登記了。”
         “哦!”
         她跟在他后面。
         走到酒店一側盡頭的房間,他停了下來在包里找房卡,背包里很多近日餐廳裝修的票據,好不容易找到房卡遞給她,她接過房卡就去刷側門的房間。
         “哎,是這間。”他側身指他身后的房間,把背包拉鏈拉起來。
         “不能亂刷。”語氣像是責備,目光里卻沒有絲毫責備。
         “哦!”她看著他笑,又把房卡遞給他。

      未完待續
       
       
      分享到
      離線dos0001

      只看該作者 沙發  發表于: 07-09
      希望一直都在,不曾離開過
      離線土巴克1

      只看該作者 板凳  發表于: 07-09
      為什么這東西對人生這么重要。
      土巴克,只為健康土壤。
      專注土壤病害防控和土壤修復15年!
      http://www.shqjsw.com/
      微信:imtubake
      QQ:37169559
      快速回復
      限80 字節
      發帖請遵守“191農資人”電子公告服務規則:http://www.db575.com/read.php?tid=72784
       
      上一個 下一個
          4480首播电影院